含盐量超标的阿酒

戳这里!
这里一只刚刚开始写文的萌新(擅长挖坑)(bushi)
懒癌晚期,目前尝试日更(假的)
文笔什么不存在的
咸鱼一条。
主混:哈利波特/宝石之国/冰上的尤里/名侦探柯南
目前在考虑要不要从宝国坑里退出来
羽生结弦粉丝(为此好好学习)
cp可逆不可拆谢谢
按头小分队成员
坑底文(画)手
文风少女(?)
假·文手
水彩玩家(低级)
文笔辣鸡,脑洞不够,热爱拖更!
想到啥写啥(重点!)
圈名:白兰地/阿酒/布兰迪
随便叫
bg/bl/gl通吃
头像来自阿盐
季更选手
断更一段时间.……等我回来哈!

无人问津

(乳水晶双子的刀,有54背叛部分)

 @斯尼特科尔兹 54家长在这里!!

有自家绿钻和亚历客串!

1

又是一年圣诞节。

又是孤独的一年。

2

“嗒,嗒,嗒”

“穆克尔·克尔兹,你来了。”

听到这一句话,高跟鞋击地声哑然而止。

“是呀,老师。又该冬巡了。”

3

熟练的击碎浮冰,击退月人,铲雪,黑曜石刀在冬季的阳光下闪闪发光,事实上,其他时候也是。但对于穆克尔来说,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刀。

事实上,这把刀对于他来说,不是武器,更像是伙伴。

他还记得那一天,他和哥哥一起巡逻的时候,那是在西之高原。

虽然说那一天对于他来说,并不美好,但,谁说刻骨铭心的记忆就是美好的?

4

从黑云上射下的箭,穿透自己的身体,那是他最后一次和哥哥并肩作战,哥哥惊恐的表情是他看到的最后一眼。

5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正在医务室,葛琳从他的身边跑过,他还可以看见在飘起的刘海下,空洞的眼窝。

他问“我的哥哥呢?”

葛琳没有说话,但脚步停下来了。

他又问“我的哥哥呢?”

葛琳径直走到他的身边,坐在床边,长叹一口气“你丢失了身上二分之一的碎片,你的哥哥,也就是54,他把自己的碎片给了你。”

“……”

他沉默了。

“你的意思是,他躺在了长期疗养室里?”

葛琳点点头,不说话了。

二话不说,从病床上跳下来,向疗养室跑去。

6

眼见为实,但55并不希望他是真的。

眼前的哥哥躺在盒子里,只有上半身,下半生被葛琳用同属的白水晶填充,用古代生物的话来说,他现在“死”了,长眠不醒。

7

“葛琳,你说你懂我,但是,你失去了什么?”

“我?”眼前的人向他抛出的问题让他有点不知所措“失去了很多。”

“不就只有你的右眼,还有什么吗?没有!我失去了哥哥!”

“……”

“我失去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想必你也知道或者见过。”

“是谁?”

“亚历山大莱特,那个站在月人的黑云上的宝石。”

8

穆克尔想起来了,那天,他失去哥哥的那一天,站在黑云上,拉满弓,对准自己的,似乎是一个紫色扎着马尾的身影。

万箭齐发。

没时间闪躲,那些箭从自己身上穿过,哥哥惊恐的表情又出现在眼前。

不想再去回忆这些,摇了摇头,想把这些影像从自己的脑海里甩出。

没有办法,越甩越清晰,他甚至都可以看到站在黑云上的那个身影的面部表情,漫不经心的表情想一把尖刀一样,扎向自己早已经千穿百孔的心。

顿时,心中对自己的无能,对月人的憎恨,以及对于叛徒的那种反胃,恶心的感觉,像水汽一样凝结。

他拿着刀的手猛然握紧,突然站起,背对葛琳,说“我,要让他们血债血还。”

9

那是一张及其狰狞的脸,带着裂痕,就像当时的葛琳,在亚历山大被带走时的表情,不顾自己的裂口,一腔热血,想要为自己亲近的复仇的情感与对自己能力的唾弃,以及想要变强,想要复仇那种复杂的情感,在他的脸上浮现。

10

“又见面了,我亲爱的弟弟。”

他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眼前穿着乳白色长袍的人是他的哥哥。

“你不是他!你也不可能成为他!更不可能取代他的位置!”

相似的两人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其中一个脸上有着淡淡的的笑容,一个脸上是无比愤怒的表情。

55从剑鞘里拔出自己的那边刀,向对面人砍去,不料被对方轻巧一闪就躲过了。

“剑法生疏了呀,亲爱的弟弟。”

54看了看月亮,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该走了,关于你的立场,最好是再想一想,考虑考虑要不要加入我们,加入月人这一边。”

“不,不可能,我是彻头彻尾金刚的人!”说完,背对着穆克尔54,走向学校。

“终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苦心的,我的弟弟。”

11

穆克尔一个人接受了冬巡这一任务,在夏季选择夏眠,保证冬天的清醒。

有人问他,为什么要接受这个任务。

他只会回答“想换换心情。”

但他心里明白,他不想再月人的黑云上,看见自己哥哥的身影。但是冬天哥哥就不会和月人们一起来。

12

事与愿违。

在一个少见的冬季的晴天,月人来了。

同冬季的晴天一样少见的是,月人只是将穆克尔54从黑云上放下来。

55走过去,用刀指着54,说“我说了,我是彻头彻尾金刚的人,你来干什么?”

“我?”54指着自己“来找你,既然你不愿意跟我走,那……”

话还没说完,55的剑已经向他挥来,成功将他斩碎,乳白色的碎片撒在雪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哥哥,你可以醒了。”

13

从外面踉踉跄跄的跑进疗养室,将碎片一点一点为“死”去的哥哥拼上,用树脂黏起,再扑上白粉,心里祈愿,希望哥哥可以醒来。

然而,他并没有醒来。

那天是古代生物的一个节日,名为“圣诞节”。

14

据说,在那一天,小孩子的愿望会实现。但,穆克尔不再是小孩子了,他已经不是那个单纯美好的他了。

成长就是这样,失去的够多,你就成长了。

【宣】羽生结弦24岁24h活动(本篇求转)

敬候各位大佬的佳音

姹嫣:

流浪的罗密欧在天鹅湖畔悲怆高歌,杳渺的钟声传来,惊起一群白鸟。


朱丽叶踏上了寻找情郎的旅程,巴黎的散步道上还留着她的倩影。


肖邦的指尖在琴键上跳跃,黑与白之间,缓缓记叙阴阳师的轻笑。歌剧院中,魅影哼着歌,带着微笑褪去血衣,自黑暗中走来。


电话响了。


“HELLO?”


帅气的男人拿着电话,笑得有些勾人:“亲爱的,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在希望与最初的地方度过一个疯狂的秋天?”


他是春煦下的四月早樱,他是破晓里的吟游诗人,他是宇宙中的自由之光,许廿四年光阴绵长。


他是勇士,他是风暴;他是弓弦,他是星斗。


他是羽生结弦。


愿以一身的温情,暖他眉眼三分;愿许此身的心动,换他平安喜乐。


24小时,我们于旋转的指针间书写我们的喜爱与憧憬。


羽生结弦24岁24h活动,正在招人啦♪(^∇^*)写文写字画画小视频随意哦~
节目名只是用于赛季选曲排序(sp、fs、ex)、告诉大家他的进化过程w
参与的小伙伴评论区选时间w然后我再改上来


请记住我们的【两块OGG】


【00/24 白鸟之湖】


【01/24 流浪者之歌】


【02/24 Vertigo】    @智障火垂


【03/24 练习曲作品8第12号“悲怆”】


【04/24 罗密欧与朱丽叶1.0(Escape)】  @何宝荣


【05/24 Somebody to love(白鸟之湖)】


【06/24 巴黎散步道1.0】


【07/24 巴黎圣母院】


【08/24 幻化成花】      @姹嫣


【09/24 巴黎散步道2.0】


【10/24 罗密欧与朱丽叶2.0】


【11/24 Story(圣母院、悲怆、白鸟、Escape、罗密欧)】


【12/24 肖邦第一叙事曲1.0】


【13/24 歌剧魅影】


【14/24 花开(最后的时间旅人、巴散)】


【15/24 肖邦第一叙事曲2.0】


【16/24 SEIMEI1.0】      @含盐量超标的阿酒


【17/24 天地安魂曲】


【18/24 Let's go crazy】


【19/24 Hope&Legacy】       @姹嫣


【20/24 星降之夜】      @智障火垂


【21/24 肖邦第一叙事曲3.0】      @长汀


【22/24 SEIMEI2.0】      @三吨糖水一吨猫


【23/24 Otonal】


【24/24 Origin】

是和大佬一起产的孩子!

又是一把好刀!

参与合志稿子的试阅!

Surprised,crazy,and  New Year’s  Eve

勇利:改造人实验成功体

维克托:大学教授


不同的国籍,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目来到陌生的城市,却因为一个选择,三条本该毫无交集的生命有了交点,最后像烟火般绽放出绚烂夺目的火花。这大概就是我们。

【维勇】喜欢自己的补课老师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第一次写小滑冰……


ooc致歉!


哈利波特pa


垃圾文笔……不要介意……


性转注意!!!!!!!!!!!注意避雷!


OK?继续吧!


—————————————


01


最为一个书呆子,胜生勇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被自己的好友优子从图书馆里的书堆里拉出来去大礼堂吃饭。


优子已经不是第一次吐槽勇利的外貌了“我说胜生勇利,你最为一个女孩子,每天这么邋里邋遢的,以后可嫁不出去。”勇利想想感觉是这个样子的——校袍虽然还算干净,发型也不可以说乱成鸡窝,但也整齐不到那里去。可能是因为自己有个坏毛病吧,总是会在自己想不出来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去揉头发,于是,除了早上刚刚把马尾辫扎起的时候可以整齐到吃完早饭,但是只要一上课,一泡图书馆,就会乱掉。于是,为了不让它们看上去那么乱,勇利就把头发披下来,黑色的齐肩短发和土气的蓝框眼镜,让她的本来就有点书呆子气质变得更加的浓重。


02


就和其他书呆子一样,她努力读书,也是有一个目的的。


当每一次考试结果出来时,都会有人讨论那个每一次成绩总会是全O的天才——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当然,讨论者多半是女生。


不知道他有亲戚是媚娃还是什么的,总而言之,他是个传奇。每一次考试都名列前茅,从未有过发挥失常这一类事情发生。勇利的目标,就是他。


03


不知道是为什么,勇利的变形术可以堪称完美,每次的课上不管是把比鸟变成玻璃杯还是把老鼠变成茶杯,她都是做的最快,最精致的那个。但是,她可以克服将动物变为生活用品的难题,却记不住妖精叛乱的每个妖精的名字;记不住每种魔药的配方。魔法史和魔药可以说是勇利最不擅长的科目了。


每一次考试完,勇利最害怕的就是出成绩的时候。


她知道自己的名次不会特别高(也就是全校前50的样子)也知道维克托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自然不不去挨这个挤了。


她自己也曾说过“我只是个随处可见的书呆子罢了。”


话说,你见过一个随处可见的书呆子的成绩有这么好吗?


04


她的魔药成绩有点起色是在她5年级时,那年她面临着O.W.L(普通巫师等级考试)为了及格,她每天都会在图书馆待到宵禁才会回到格兰芬多塔楼。


“口令。”在格兰芬多门口的画像胖夫人重复着她1000多年所重复的语句。“复方汤剂……”“错误,抱歉,我不能给你打开门让你进到我们的休息室里。”勇利这才想起,机长早就通知了我们,今天会换口令。可她错过了晚饭,自然也就不知道口令是什么了。只能等级长巡逻回来才可以进去。


好吧,她不想承认,她有点想念自己的那张挂着猩红色天鹅绒帷幔的四柱床了(以及自己床头的大部头书了)。


05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一个不愿意留下名字的人将她抱到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还贴心地给她盖上了被子。勇利敢用自己的几千页的书发誓,绝对不会是男生,毕竟这是一个男生情商几乎都是负数的学院,甚至包括那个维克托。


刚刚到肖像洞口的维克托不知道怎么了,打了一个喷嚏“有人在说我坏话。”


06


那天是谁将她抱回休息室的,她一只不知道,但是,从别人看她的眼神,她大概猜出了一点点,但还是云里雾里的,没有一点点头绪。


直到那天披集和她聊天,才提起那个人。


“勇利,你知道吗,那天早上维克托在你旁边睡的超级香,在你醒的前十分钟才走。”


“诶?那天晚上把我抱进休息室的人是他吗?”她试图保持镇定,但她的脸已经出卖了她,从脸一只红到耳朵根,披集当然发现了她的异样,坏笑着在勇利的耳边又说了一句“被子也是他盖的哟~”本来就红的不想样的脸又红了一个度“我……我先去图书馆了…”“好的…你去吧!午饭时间我会去找你的!”


但披集没有告诉她,维克托在图书馆她常坐在的那排书架前。


07


当勇利走到她常坐的书架前,没有关注身边任何人。只是找了一个椅子,在桌子上摊开一本关于魔药的书,用羽毛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时不时还停下笔来,用羽毛笔轻轻的扫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什么,然后,又埋下头来,继续奋笔疾书。


“这里不应该只写草蛉虫应该写为在熬了21天的草蛉虫,这样才会更好理解哟~勇利。”可能太过于专注了,勇利并没有在意在她的身后人的身份,只是说了一句“谢谢”便将之前写上的“草蛉虫”这个词改为“熬了21天的草蛉虫”。当她反应过来这个声音是谁的时候,本来已经恢复原状的脸,又红了起来。“你是……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是我,怎么啦?”


08


图书馆偶遇这种老掉牙的剧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胜生勇利认为,一定是别人走漏风声,要不然,维克托怎么可能就这样坐在自己平时坐在面前的书架前呢?又怎么可能知道我的名字?她认为,有必要给那位泰国小朋友一记毒咒了。


维克托将手在勇利的面前挥了挥,总算是把这个不知在哪神游的书呆子唤了回来。“在想什么呀?”当勇利看到她面前那个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脸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没什么。”本来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被维克托抽了过去,仔细地翻看着。看着看着,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最后居然笑了出来。


“字挺好看的,就是内容上有一点点不合理。”他用手指着那一页的笔记说到“这里的话,改为用刀压扁的话,出的汁液会比切出来的多三分之一。”听到这番话后,勇利将羽毛笔在墨水里蘸了一下,按照这位超级大学霸的话将自己原本写在本子上的笔记改为他所说的小技巧后,忍耐住自己的好奇心,继续复习魔药书上的知识点。


09


那天当披集跑过去叫勇利去大礼堂吃晚饭时,却看见她正听维克托讲妖精叛乱史听的津津有味,自然也就不想去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万一直接表白了呢?他作为一个单身贵族可吃不起这份甜的要死的狗粮)免得当一个叫做电灯泡的东西。反正维克托一定会带勇利去吃饭的,他披集还担心什么呢?让他们好好的过一次二人世界吧。


10


令维克托感到不敢相信的是自己居然忘记了带勇利去吃饭,结果到了晚上才想起来,我们没有吃饭。


“咕噜~”勇利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在很安静的公共休息室显得是那么的突兀。维克托听见了这声尴尬的声音向勇利报以抱歉的笑容“抱歉……我讲的有点入迷了,忘了吃饭这档子事。”勇利也不敢在说些什么了,毕竟他已经这么诚恳地道歉了(最重要的是,下午补习受益最大的是她胜生勇利)。“我先去巡逻啦,勇利。”维克托说完后就从肖像洞口走了出去。


肚子饿也不能硬撑一个晚上,正当勇利因为肚子饿而头疼时,刚刚不知道去哪里的披集带着一堆吃的从肖像洞口里爬了进来。“披集,你从那里弄来的这些吃的?”勇利指着这些不知来历的糖浆馅饼和牛排腰子布丁问到。“这些呀,粗纺呀,咖养小精灵给的。”披集吃着馅饼口吃不清的说着。“你还是把东西咽下去再说话吧,这样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


披集讲塞满嘴巴的馅饼咽下“我说,这些东西是从厨房来的,家养小精灵给的。”披集觉得自己这个助攻要做的好一点,要不然,从这里毕业后这俩让人揪心的感情白痴都不会交往。“不是我拿的,是维克托。”看到勇利如同翻书般地变了脸色,就知道,这次助攻做的不错。“怎么可能是他嘛……我和他有没有什么交集……”她的眼睛忍不住的到处乱瞟,一看就知道,这是心虚的表现。“我……我还有几卷羊皮纸的论文没有写完,先回宿舍了。”披集表示,胜生勇利,你是在开玩笑吗?你连墨水都没有拿上去,你用什么东西写论文呀。你一定要用这么不靠谱的借口推脱吗?


11


在寝室里的勇利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脸已经红透了,这个时候只要有人从公共休息室的楼梯上来,就会发现,今天的勇利有点不对劲。居然没有在啃那些难懂的大部头书,而是直接在坐在上缩成一团球在那里碎碎念。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对吧?这至少是忽略掉她脸颊上的红晕的情况下是这样的。退一万步讲,她没有看那些大部头已经是很奇怪了,现在还在床上裹成一团球,那不是更奇怪了吗?


12


昨天晚上坐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忙手忙脚地收拾完自己,就向魁地奇场跑去,心里在骂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起来,维克托邀请她去看格兰芬多队的训练,她都迟到了。想到他估计还没有吃早饭便从大礼堂里拿了几块面包就向魁地奇场跑去,就权当是感谢他昨天给她带晚饭了吧。蓝框眼镜随着自己的跑动在鼻梁上跳动着,视野一时清晰一时模糊,就这样到达魁地奇场,他们已经开始训练了。


13


不得不佩服维克托是某些领域的佼佼者,比如飞行课上他的扫帚是第一个听话起来的,比如魔药课得到老师的福灵剂,再比如成为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队长。


14


因为是训练,害怕将金色飞贼弄丢,于是作为队长的维克托只把鬼飞球和游走球放了出来,自己作为找球手因为没有飞贼就没有什么必要上场练习,就只需要在场下做些许指导。


既然没事,他也就像是已经做了好多遍了一样,走向勇利所在的看台上,十分自然的坐在她身边。冷不丁地来一句“勇利,你觉得魁地奇是个什么样的运动?”沉默,一阵尴尬至极的沉默后,勇利缓缓开口说到“感觉是个十分有魅力的运动,是个十分危险的运动,但也很受欢迎,男女皆可的一种运动吧?比较大众化吧?”将魔杖在手中细细把玩着,用手轻轻地抚摸上面的纹理,试图掩盖和自己偶像坐在一起的紧张感。


15


“对了,那天把我抱回休息室的人,是你吧维克托?”短暂的安静后,勇利终于把这个问题抛向头号嫌疑人的面前,维克托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只是默认了她这个问题答案。“没错,就是我。”这是勇利从他的脸上读到的答案。


勇利的脑海里好想有什么东西爆掉了,大概是一根名为“偶像不认识我因为我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书呆子”的弦


16


勇利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把面包递给维克托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以这么愚蠢的借口逃走,要知道,今天是周六耶,没有课,她却以“要回去上课。”为由回到寝室的床上躺着,将被子从头到脚包裹起来,在里面胡思乱想。脑袋里乱成一团麻,只好下楼去图书馆静一静,毕竟在勇利心里,图书馆是万能的。


17


当披集来找勇利的时候,她已经在图书馆待了将近四个小时,连午饭也没有吃,虽然她没有感觉有多饿,但还是被披集拉到赫奇帕奇公共休息室边的厨房里找吃的,不得不承认家养小精灵是真的很热情,你都不用说些什么,他们就会托着几个托盘来到她们面前,从开胃菜到甜点应有尽有,虽然说是不饿,但还是吃了一大份的馅饼到胃里,据当事人勇利表示“闻着就能让人产生食欲的食物,除了家乡的猪排饭外,就只有这里的糖浆馅饼了。”


18


后来的每一次魁地奇训练勇利都会去(当然是在维克托的邀请下)当他们训练完了,维克托就会邀请她去试一下骑他的扫帚去飞一圈。


虽然勇利的飞行不是特别好,但也不能算是一窍不通,至少可以让扫帚听她的指挥,不让它在半空中把她摔下去一类的。至于在骑着扫帚在空中传球呀,打球呀,都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自然,加入到格兰芬多球队的事情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直到院长雅科夫来问她要不要加入魁地奇球队。队里的击球手马上要毕业了,需要一个人替他上场,当下一任找球手。雅科夫看她每次都会去看球队训练,有的时候还会骑着飞几圈,就认为她是个不错的苗子,就想让她加入球队。“你如果不愿意的话,就算了吧,我再去继续找吧也不强求了。”这是雅科夫看她那么犹豫不决的样子后,对她说的话。说完就转生回到教师休息室了。当然,她并没有忽略掉这个教授微微皱起的眉头。


19


不愧是披集,当勇利一进到公共休息室就发觉到她的不对劲并在第一时间询问她怎么了。


面对自己什么都瞒不住的挚友,勇利只好将雅科夫想让她加入球队的事情和披集从头到位讲了一遍。


“所以,你答应了吗?”披集听完了以后这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探出一点。“没有答应,但我和他说我会考虑一下的。”她想了想,又说“其实我不想去。”披集叹了口气,摇摇头“勇利,你知道是谁把你推荐给教授的吗?”披集瘫在软绵绵的沙发上,用手扶住额头,对勇利说到“是维克托!由魁地奇队队长亲自推荐!你居然不答应!”披集第一次觉得,勇利平时那么机智的大脑当机了。


经过披集的一通心理教育后,勇利终于答应去找雅科夫并告诉她要加入球队,成为一名击球手。


20


在上床以前,勇利才想起,自己没有飞天扫把,加入了魁地奇队也没有办法训练更别说参加比赛了。


当天晚上勇利差一点就违反宵禁跑出去让猫头鹰送信给对角巷魁地奇精品店去订购一把光轮了。


21


维克托今天很晚才巡逻回来,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已经是将近十二点了。抬头看向女寝,想着勇利是不是已经进入梦乡了。看到女寝里没有亮灯,便向自己的寝室走去,趴在床上想在宵禁前雅科夫告诉他的好消息,就这样睡着了。


22


维克托的生物钟是比较早的,但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人比他更早。


那天早上六点钟的时候,维克托从楼梯上下来,本来是想和以前一样,在公共休息室窝着烤火,享受着考棉花糖的美味然后再眯一会。


今天就有点不一样了,当他下楼时,他却看到一个人,带着蓝框眼镜(就是他经常吐槽的那一副),披着乱糟糟的齐肩短发的女生坐在角落里奋笔疾书,他瞬间起了玩心,便悄悄地绕道她的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这么用功呀?勇利~”那个人抬起头,用十分憔悴的面容对着他,回答他的问题“因为马上就要O.W.L考试了,我想和维克托一样,拿到那么优秀的成绩。”维克托感觉自己心上有个地方被别人揪了一下,痛痛的。当然,维克托作为一个感情白痴自然就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情。


他将勇利抱起,放在沙发上,让她休息一下,但她想站起来继续写那篇不知道已经有几卷羊皮纸的论文,却被维克托那双有力的手按在沙发上,虽然还是保持着坐姿,但就是没有办法站起身来。无奈她只是个女子,自然没有这个将近成年的少年的力气大。,只好乖乖地坐在沙发上,按照他的指示休息一会。


突然传来的关门声让勇利愣了愣,回过神来,看着将自己按在沙发上维克托,一脸的不敢相信,然后,脸颊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那是谁……就是刚刚从男寝楼下下来只将门打开然后又关上的人是谁?“


“大概是你的朋友披集吧?还有可能是尤里·普利提赛。”勇利的脸更红了。


23


后面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他们二位像是被捉奸了一样迅速从对方身边弹开,然后就各干各的事情去了。


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只是平平淡淡的在谈恋爱。可是在披集的那个不知道几米厚的CP滤镜下,这两人已经订婚了。


事实上,他们二位连表白都还没有。


维克托那天在魔药课上老师所展示出来的迷情剂中闻到了勇利身上的味道和羊皮纸的味道以及香甜的奶油味。


24


在城堡外的南瓜地里,施了膨胀咒的南瓜一天比一天大,当它们完全成熟的时候,万圣节就到了。


25


活着的蝙蝠,飘在空中的蜡烛,大到可以坐人的南瓜,在城堡里穿来穿去的幽灵们,霍格沃茨的万圣节总是让人惊喜不断,包括莫名其妙出现在勇利桌子上的情书一类的。


目测这封情书的主人十分的不懂得每个节日的风俗,你有见过万圣节送情书的吗?!


但出于好奇,勇利还是将那个封住情书的火漆印打开来。“四分五裂。”火漆印应声而裂,她用手将已经裂开的火漆印从信封上撕下,草草地看了看内容,最后到寄新人的名字与日期,名字没有看懂,似乎不是英语,也不是日语,而是其它的语言。最让勇利感到奇怪的是那个日期,明明是十月三十一日出现在自己的桌子上,可是上面的日期是今年的二月十四日。那么,这封信是从二月中旬就在这里,那她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呢?“家养小精灵没有把这些东西带走也是个奇迹。”勇利嘟囔着,将信纸叠着然后收到自己的口袋里。“不得不说,这个人写的情书比论文还要无聊。”


万圣节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吃糖,没有人会管你。

这是个大大云集的群,欢迎来唠嗑啥的…顺便享受一下被太太包围的感觉如何?

随处可见的惰性气体浅沐:

来啊
造作啊
反正有大把时光
一大堆太太和我这个咸鱼本鱼欢乐的天地!

板栗_上学慢更中:

一个唠嗑群!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欢迎大家加入!!!一起唠嗑!!什么都可以聊!

不用码子,太好了
年龄的话……13明年4月14
BGM的话……看码些啥了……
冬巡的话一般是听 春天,来吧
或者是 冬天的尾声(别人安利的)还有笑颜之花(还是别人安利的……)偶尔会听自伤无色,你是个没用的小孩 一类的,反正是一些比较虐的歌就是了。
yoi的话……当然是听 爱即为eros  Yuri on ice   history maker  还有肖邦的第一位叙事曲 SEIMEI 一类的……

@狐与森
太太的章子收到啦!超级喜欢!
包裹的超级严实,拆了好久才拆开!
还没有试印,看着感觉超级棒!
手账贴纸很好看!
太太的字也很好!
总而言之,谢谢太太!
会继续支持的!
(话梅糖超级好吃!)
(抱歉,因为是语死早的缘故……所以可能有点语无伦次……不过,太太刻得章子超级棒!谢谢!!!!)
占tag抱歉

码住

🐳九九是白螭🐳:

是关于翅膀绘制的简短教程,就四页,板绘手绘通用

事实教会我们不要乱立flag

字丑,看不懂的评论区问我就好www(我没有ps1551)

开放转载

是我啦!

板栗_苏半里,:

这就是我!!!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